多读书,
少废话!

国学概论讲话 子学 3-2-5 名家

何谓“名”?

“名”字的本义,据《说文解字》,则是:“名,自命也,从口、夕。夕者冥也,冥不相见,故以口自名。”人既以名自别,引而申之,万物本无名,无所分别,不得不为之制名。名定而万物有别;循名以责实,而万物乃藉以不乱。《老子》所谓“无‘名’,天地之始;有‘名’,万物之母”,孔子所谓“名不正,则言不顺”,即属此意。

“名”分为哪几类?

“名”的分类,各家不同。

  • 墨子分为“达名”、“类名”及“私名”三类。
  • 尹文子则分为“命物之名”、“毁誉之名”及“说谓之名”。

这是广义的分法。

荀卿以为“‘刑名’从商,‘爵名’从周,‘文名’从礼,‘散名’之加于万物则从诸夏之成俗曲期”。他的定义较前二者为专。

《汉志》所称“名家者流,盖出于礼官”之“名”,即荀子所谓“文名”,仅属四名之一。然名家所致力的却在“散名”。“散名”散在人间,随俗而异,最易淆乱,故名家以术正之,与礼官所司无关。

名家的来源怎样?

名家在先本非独立成家,仅为各家的附庸。如管子、韩非以法谈名;荀子以儒家谈名;墨子以墨家谈名;尸子、吕子以杂家谈名。

至惠施、公孙龙辈出,始特重于名,贯彻初终,成一家之言,乃始有所谓名家。

自来追溯名家来源,或以为出于孔子所谓的“正名”;或以为出于法家所言“名实”;或以为出于“别墨”;或以为出于道家“玄虚”的一派:这都因他们不明白名家本不独立而为诸家的附庸的缘故。我们如果一定要说出它的来源,那么道、法、儒、墨都是它的前身,决不能专指定某家某派。

《汉书·艺文志》所载名家有哪几家?

《汉书·艺文志》列周、秦名家凡七,为

  • 《邓析》二篇,
  • 《尹文子》一篇,
  • 《公孙龙子》十四篇,
  • 《成公生》五篇,
  • 《惠子》一篇,
  • 《黄公》四篇
  • 《毛公》九篇。

此七家中,前三家今尚有存书,后四家书都已佚亡。但前三家中,《邓析》书可疑处甚多,《尹文子》则决为伪作,《公孙龙子》亦仅残存十之三四。所以名家的书,现在已无完全的原本可读。

《邓析子》的内容和思想怎样?

邓析,郑人,与子产同时。刘向说他:“好刑名,操两可之说,设无穷之辞。”《淮南子》说他:“好辩而乱法。”所以后来为子产所杀。

今本《邓析子》亦为二篇,与《汉志》同,篇目为《无厚》与《转辞》。其文节次不相属,似为掇拾之本。吕思勉疑系南北朝时人采掇周、秦古书,间窜己意而成。

《尹文子》的内容和思想怎样?

尹文子,齐国人。《汉志》称他:“说齐宣王,先公孙龙。”刘向说他:“与宋钘俱游稷下。”

他的主张,大半由道归于名、法,故亦可列入法家。他主“正名定分”,所以把“名”分做三种;以为“名”各有专,才可以定“分”。

其书《汉志》称一篇,今本作《大道》上下二篇。罗膺中考证他原来就是一卷,本没有《大道》上下的分别。唐钺提出可疑之点十项,决定今本《尹文子》是伪书。

《公孙龙子》的内容和思想怎样?

公孙龙字子秉,赵人。以“坚白”之辩鸣于时。初为平原君门客,平原君信其说而加以厚待。后齐国使者邹衍过赵,平原君以问衍,衍以为有“害大道”,平原君遂黜去他。他又与魏国公子牟相友善,其说乃大行。

公孙龙

公孙龙全部学说,可以“白马”、“指物”、“通变”、“坚白”四论包括它。“白马”、“指物”二论,离名实的连络;“通变论”离物质的连络;“坚白论”离智识的连络。换言之,他是用名学以破除世俗一切的常名,推翻世俗一切的常识。故庄子说他:“饰人之心,易人之意,能胜人之口,不能服人之心。”

《公孙龙子》原有十四篇,今存六篇,为《迹府》、《白马》、《指物》、《通变》、《坚白》及《名实》。姚际恒以其不载于《隋书·经籍志》,定今本为伪书。殊不知《隋志》道家有《守白论》,即为本书的别名。今本的六篇,除《迹府》篇外,都为龙所自著。注解的本子很多,大约以王琯《公孙龙子悬解》及金受申《公孙龙子释》为最精审。

《惠施》的思想怎样?

惠施,宋国人,与庄子同时,曾相梁惠王。所著《惠子》今已佚,但其学说散见于《庄子》中很多。《天下篇》说:“惠施多方,其书五车。”可见他著作的丰富。其学大抵以反人为要,所以庄子说他“其道舛驳,其言也不中。”惠施历物之意,可分为十事:

  • 一、至大无外,谓之大一;至小无内,谓之小一。
  • 二、无厚不可积也,其大千里。
  • 三、天与地卑,山与泽平。
  • 四、日方中方睨,物方生方死。
  • 五、大同而与小同异,此之谓小同异;万物毕同毕异,此之谓大同异。
  • 六、南方无穷而有穷。
  • 七、今日适越而昔来。
  • 八、连环可解也。
  • 九、我知天下之中央,燕之北,越之南,是也。
  • 十、泛爱万物,天地一体也。

当时辩者之徒,与惠施相应者,可分为二十一事,

  1. 卵有毛;
  2. 鸡三足;
  3. 郢有天下;
  4. 犬可以为羊;
  5. 马有卵;
  6. 丁子有尾;
  7. 火不热;
  8. 山出口;
  9. 输不辗地;
  10. 目不见;
  11. 指不至,指不绝;
  12. 龟长于蛇;
  13. 矩不方,规不可以为圆;
  14. 凿不围枘;
  15. 飞鸟之影,未尝动也;
  16. 镞矢之疾,而有不行不止之时;
  17. 狗非犬;
  18. 黄马骊牛三;
  19. 白狗黑;
  20. 孤驹未尝有母;
  21. 一尺之捶,日取其半,万世不竭。

把以上惠施十事及辩者之徒二十一事,合而观之,可以明白此派学说,确专与常识相反,而与公孙龙子为一派。

司马谈对于名家作何批评?

司马谈《论六家要指》,评论名家得失,很是中肯。他说:“名家使人俭而善失真,然其正名实,不可不察也。……名家苛察缴绕,使人不得反其意,专于名而失人情,故曰:使人俭而善失真。若夫控名责实,参伍不失,此不可不察也。”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胡德杰读书笔记 » 国学概论讲话 子学 3-2-5 名家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