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读书,
少废话!

国学概论讲话 子学 3-2-3 阴阳家

何谓“阴阳”?

所谓“阴阳”,含有三义:

  • 一为“日月阴阳”,如羲和的“钦若昊天,敬授民时”即属此义;(为阴阳家的正宗)
  • 二为“阴阳变化”,就是兵书的阴阳;
  • 三为“五行阴阳”,就是五行的术数的阴阳。

这三义中,以第一义为阴阳家的正宗,二三义则不过一技一艺,不足以代表阴阳家的全体。

阴阳家的来源和派别

《汉书·艺文志》以为“阴阳者流,盖出于羲和之官”。

《尚书·尧典》载尧、舜命官,以羲和为最先,可见羲和为古代最重要的官。顾实《讲疏》云:“羲和之官,详于《尧典》,仲叔四子(羲仲、羲叔、和仲、和叔)分宅四裔:‘南交’则今之安南也。‘朔方……幽都’,则今之黑龙江上源也。东西至日之所出入,则更远矣。本其实测而著历象,故古之阴阳家未可轻量也。”

阴阳家

《汉书·艺文志》所载阴阳家有哪几家?

《汉志》所载周、秦阴阳家,共有十五,

  1. 《宋司星子韦》三篇,
  2. 《公梼生终始》十四篇,
  3. 《公孙发》二十二篇,
  4. 《邹子》四十九篇,
  5. 《邹子始终》五十六篇,
  6. 《乘丘子》五篇,
  7. 《杜文公》五篇,
  8. 《黄帝泰素》二十篇,
  9. 《南公》三十一篇,
  10. 《容成子》十四篇,
  11. 《邹奭子》十二篇,
  12. 《闾丘子》十三篇,
  13. 《冯促》十三篇,
  14. 《将钜子》五篇
  15. 《周伯》十一篇。

这许多书现在都已佚亡,仅《宋司星子韦》有马国翰的辑本。

春秋时的阴阳家怎样?

春秋时,鲁梓慎、郑裨灶、晋卜偃、师旷衍之流,皆察阴阳,知灾祥,其言往往有验,然已非古之所谓阴阳家。

邹衍的思想和他的治学方法怎样?有何著作?

邹衍,战国时齐国人,为燕昭王师,居稷下,号谈天衍。《史记》称他:“……睹有国者益淫侈,不能尚德,……乃深观阴阳消息,而作怪迂之变,终始大圣之篇,十余万言。其语闳大不经,必先验小物,推而大之至于无垠;先序今以上至黄帝,学者所共术,大并世盛衰,因载其禨祥度制,推而远之,天地未生,窈冥不可考而原也;先列中国名山大川,通谷禽兽,水土所殖,物类所珍,因而推之及海外,人之所不能睹,称引天地剖判以来,五德转移,治各有宜,而符应若兹,以为儒者所谓中国者,于天下乃八十一分居其一分耳;……然其归必止乎仁义、节俭、君臣、上下、六亲之施,始也滥耳。”

陈柱据此文,以为可明邹衍的学术有四:

  • 一、其说因欲救“有国者益淫侈”而发,“其归必止于仁义、节俭、君臣、上下、六亲之施”。于此可见他为学的宗旨。
  • 二、他始用归纳法,验之于小物,得其同然,然后用演绎法以推他物,故曰:“必先验小物,推而大之,至于无垠。”于此可见他的治学的方法。
  • 三、“先序今以上至黄帝”,“至天未生”。可以知道他曾应用他的治学方法以说古史。
  • 四、“先列中国名山大川”,“因而推之,及海外人之所不能睹。”可知他曾应用他的方法以说地理。

陈柱又以其学先重实验而后演绎,与科学方法相近,与阴阳、主运、神仙、方士之说当绝不同,因疑“称引天地剖判以来,五德转移,治各有宜,而符应若兹”二十一字为后人所妄加。然《汉志》除《邹子》四十九篇外,尚有《邹子始终》五十六篇,所谓“始终”者,即指“五德相始终”。如言炎帝之王以火德,黄帝之王以土德,少昊之王以金德。夏德在水,故尚玄;殷德在金,故尚白;周德在火,故尚赤。秦灭周,以水克火,故秦为水徳;汉胜秦,以土克水,故汉为土德。由此以言,邹衍之学,当不能谓之为全用科学方法了。

《邹奭子》的内容和思想若何?

著《邹奭子》十二篇的邹奭,亦齐国人。

  • 《史记》称他“著书言治乱之事”,又说他“亦采邹衍之术以纪文,故齐国颂曰雕龙奭”。可见他与邹衍同派,特言过其文。
  • 他若公梼生《终始》十四篇,班固自注谓“传邹奭《终始书》”。可见奭亦有与衍作同名的《终始书》,更足证实二人为同派。

司马谈对于阴阳家的批评怎样?

对于阴阳家的批评,自以司马谈《论六家要指》所论为最精。他说:“尝窃观阴阳之术,大祥而众忌多,使人拘而多畏。然其序四时之大顺,不可失也。……夫阴阳、四时、八位、十二度、二十四节,各有教令,顺之者昌,逆之者不死则亡,未必然也。故曰:使人拘而多畏。夫春生夏长,秋收冬藏,此天道之大经也。弗顺则无为天下纪纲,故曰:四时之大顺,不可失也。”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胡德杰读书笔记 » 国学概论讲话 子学 3-2-3 阴阳家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