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读书,
少废话!

国学概论讲话 经学 2-2-3 诗经

《诗经》在未尊为“经”之前,本名《诗三百篇》,亦单称为《诗》。

国学概论讲话 诗经

“诗”字的三种意义

班固:诵其言谓之诗,咏其声谓之歌。

诗的产生

《诗序》:诗者,志之所之也。在心为志,发言为诗。情动于中,而形于言;言之不足,故嗟叹之;嗟叹之不足,故咏歌之;咏歌之不足,不知手之舞之,足之蹈之也。

《诗经》的内容分类

《诗经》分为《风》、《雅》、《颂》三类。计305篇。《毛诗》另加《南陔》《白华》《华黍》《由庚》《崇丘》《由仪》六篇,有篇名而无文辞。

  • 《风》:分为十五国风,即:《周南》、《召南》、《邶风》、《鄘风》、《卫风》、《 王风 》、《 郑风 》、《齐风》、《魏风》、《唐风》、《 秦风 》、《 陈风 》、《桧风》、《曹风》、《豳风》,共160篇。
  • 《雅》:分为《大雅》《小雅》,共105篇。
  • 《颂》:分为《周颂》《鲁颂》《商颂》,共40篇。

《诗经》“六义”

《诗经》六义即:风、赋、比、兴、风、雅。其中,风、雅、颂是指诗的体裁,赋、比、兴是指作诗的方法。

风、雅、颂的区别

风、雅、颂的区别
内容不同(《诗大序》) 个人 王政 神明
作者身份不同(郑樵) 普通平民 朝廷士大夫
诗篇的声调不同(惠周惕) 大雅、小雅,非关王政之大小,在于音乐有别

赋、比、兴方法的不同

赋、比、兴方法有什么不同呢?按朱熹的说法:

  • 赋:敷陈其事而直言之
  • 比:以彼物比此物
  • 兴:先言他物,以引起所诵之辞

《诗经》“四始”

关于《诗经》“四始”的几种说法:

  • 《诗序》:《关雎》之乱,以为《风》始;《鹿鸣》为《小雅》始;《文王》为《大雅》始;《清庙》为《颂》始。
  • 王安石:《风》也,“二雅”也,《颂》也,虽相因而成,而其序不相袭,故谓之“四始”。
  • 孔颖达:《风》、“二雅”、《颂》四者,人君行之则为兴,废之则为衰,乃兴衰之始,故叫做“四始”。
  • 程大昌:孔子只言《雅》《颂》《周南》《召南》,而未尝言及《国风》,故以《雅》、《颂》、“二南”为“四始”。
  • 顾亭林:“二南”非《风》,故以《南》《风》《雅》《颂》为“四始”。“四始”亦称“四诗”。

“四诗”的区别

顾亭林以为,“四始”亦称“四诗”,“四诗”(《南》《风》《雅》《颂》)的区别是:

  • 《南》为曲终的合乐;
  • 《风》为仅可讽诵的徒歌;
  • 《雅》为朝廷所用的乐曲;
  • 《颂》为祭祀神明的舞歌。

《诗序》是何人所作

现存的《诗经》为《毛诗》,有所谓《大序》和《小序》。

  • 《小序》:列在各诗之前,说明诗中大意的,为《小序》;
  • 《大序》:连在首篇《关雎》的《小序》之后,概论全书的为《大序》。

关于《诗序》的作者,有以下五种说法:

《诗经》的《大序》、《小序》作者的五种说法
郑玄 王肃 范晔 王安石 程灏
《大序》 子夏 子夏 卫宏 诗人所自制 孔子
《小序》 子夏、毛公合作 子夏 卫宏 诗人所自制 国史旧文

诗经学的派别

诗经学可分为三派:西汉今文学、东汉古文学、宋学。

西汉今文学(分鲁、齐、韩三家):

  • 鲁诗:源于荀卿,创始于鲁人申培,亡于西晋。
  • 齐诗:创始人齐人辕固生,亡佚于魏代。
  • 韩诗:创始于燕人韩婴,亡佚于南宋以后,今仅存《外传》

东汉古文学(仅毛氏一家):

  • 毛公:毛公即《毛诗》之创始人,自谓传自子夏,著有《毛诗故训传》。

东汉:著名学者(如:郑众、贾逵、马融、郑玄),都治《毛诗》。郑玄为《毛诗》作笺,杂采今文三家诗说,盛行一时。

唐:孔颖达作《毛诗正义》,引伸毛、郑两家经说,成为当时“诗经学”的权威。

清:陈奂作《毛诗义疏》,去郑用毛,始恢复《诗》古文学本来面目。

宋学(无家数可举):

  • 北宋:欧阳修专诘毛、郑;苏辙攻击《毛诗》。
  • 南宋:郑樵直斥《诗序》为村野妄人所作。朱熹受郑樵影响,作《诗集传》、《诗序辨说》。

朱熹《诗集传》弃《序》不用,杂采毛、郑,间录三家,以己意为取舍。又以为《诗》三百五篇中,男女淫佚之诗凡24,一反从来“诗无邪”的传统经说,元、明学者都以之为依归,且风行到现在。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胡德杰读书笔记 » 国学概论讲话 经学 2-2-3 诗经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