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读书,
少废话!

岑参的“参”字读音的一些看法

岑参的“参”字读音的一些看法

岑参

对岑参的“参”字读音的一些看法
徐无逸 2004-5-19 17:57http://www.pkucn.com/viewthread.php?tid=110099
这个问题论坛上有人提起过
【求教】唐代诗人岑参字什么?岑参的“参”读什么音?http://chinese.pku.edu.cn/bbs/th … ght=%E1%AF%B2%CE%2B

一般都认为是读shen1 我搜集了一些资料分析了一下 认为读can1的可能性大些 也许今人论述过 但这方面的论文我没有看见 有的话 请大家指出 下面我先说下自己的看法

由于岑参本人资料缺乏 我们很难从他本人身上得到很多有效的信息 不过我们可以通过类比来进行推断 岑参以“参”为名 历史上以此为名的可以举出曾参 曹参二人 这三个参之间是否有必然的联系 我不敢肯定地说 这里只是假定曹参 岑参取名是取效曾参的 我想这个还是有可能的 这里我主要是从字义上取考虑 如果是从字音上考虑 这三个字在最初一定是同音 至于后来的语音分化形成别种读音也只是在其他用法上 在作为人名取字上 “参”应该是保持一种音 下面分别加以讨论

宋人高似孙在其《子略》卷一“曾子”条中曾经涉及到读音问题

曽子者曽參……予讀先太史史記注七十二弟子傳 參字子輿 晉灼讀音 如宋昌驂乘之參 因併及之

这里已经提出“参”的读音问题 他依据的是晋人晋灼的注音 读为“骖”can1 至于晋灼有什么依据我们很难知道了 所以从这下判断还是有些武断的

在宋代诗人的诗歌中 “曾参”曾出现在韵脚上
1、留犁撓酒得戎心,並袷通歡歲月深。奉使由來須陸賈,離親何必强曾參。燕人候望空甌脫,胡馬追隨出蹛林。萬里春風歸正好,亦逢佳客想揮金。( 全宋詩卷五五六 次韵平甫喜唐公自契丹歸 王安石 )
2、東浮溪水渡長林,上坂回頭一拊心。已覺省煩非仲叔,安能養志似曾參。憂傷遇事紛紛出,疾病乘虛亹亹侵。未有半分求自贖,恐填溝壑更霑襟。(全宋詩卷五六二 初去臨川 王安石)

这里“参”和“侵”同韵 一般认为是读成shen1 读成shen1 在《广韵》中作所今切 属于侵部 晋灼所注音是属于覃部的 《广韵》作仓含切 读为can1 两者拟音是不同的 究竟谁对 还很难就此定论 我们再多方对比一下

再看“曹参”出现的韵脚位置上的情况
1、 全宋詩卷八一一 再和二首 蘇軾
置酒未逢休沐,便同越北燕南。且復歌呼相和,隔牆知是曹參。
丹青已是前世,竹石時窺一斑。五字當還靖節,數行誰似高閑。
2、全宋詩卷五六二 送江寧彭給事赴闕 王安石
……楚地怪須留汲黯,蕭規疑欲付曹參。從來貴勢公何慕,自是賢名上所貪。未信逸身今以老,且當憂國每如惔。論心邂逅膠投漆,搔首低徊雪滿簪。鎮撫未驚移歲月,追攀曾許賞煙嵐。餘歡遽隔新亭餞,宿惠難忘舊館驂。……
3、全宋詩卷八○四 次韵子由寄題孔平仲草庵 蘇軾
逢人欲覓安心法,到處先爲問道庵。盧子不須從若士,蓋公當自過曹參。羨君美玉經三火,笑我枯桑困八蠶。猶喜大江同一味,故應千里共清甘。
4、全宋詩卷二七○三 贈永嘉張相士 劉過
青城遊遍蜀中山,歸看公卿飽已諳。桀驁稍能兒德祖,興亡何闕百曹參。諸公富貴紙上語,滿座風雷終日談。我似北人君記取,偶然留滯在東南。
5、全宋詩卷三○八一 壽建寧太守 劉克莊
官府升平戟衛嚴,退衙惟與客清談。寬和却笑閩溪急,苦硬翻嫌建茗甘。南國只今歌召伯,漢庭早晚相曹參。情知金鼎催調燮,驛路梅開雪意酣。
6、全宋詩卷三二七九 庚戌壽意一先生 朱繼芳
江涵秋色碧潭潭,飲馬胡兒不敢南。宥密老臣功第一,緝熙天子歲登三。身扶紫極星辰正,手拆黄封雨露甘。見說年來淮尾漲,漢庭可要百曹參。

这里“参”属于覃部 读音可以拟成can1

再重点看看“岑参”本身出现在韵脚时的情况
1、 全宋詩卷九二六 子瞻子由各有寄題小菴詩却用元韵和呈 孔平仲
二公俊軌皆千里,兩首新詩寄一菴。大隠市朝希柱史,好奇兄弟有岑參。雪天凍坐癡于雀,雨夕春眠困若蠶。不是本來忘世味,便投閒寂亦難甘。
2、全宋詩卷一七○二 戲用邁韻呈吳傅朋兼簡梁宏父向巨原 洪皓
憂患二毛侵,目睫亦{參毛}{參毛}。篇什棄置久,遑暇閱龍龕。吳侯主詩盟,欲從靳如驂。古風風格老,叙事若綺談。宦情既淡薄,世故應飽諳。置驛復鄭莊,好奇過岑參。優游聊卒歲,俛仰自無慚。近取忘年友,得一乃分三。梁向競爽姿,邁也恐不堪。輙持水中蒲,擬並浦上柟。諸公不鄙夷,細流納江潭。有酒必喚飲,分題許同探。向子忽話别,寒霜萬嶺含。千里足勿憚,一行心亦甘。青冥定特達,髙賢上所貪。江頭春色回,和氣已醺酣。伊鬰思陶寫,故人居巷南。
3、全宋詩卷二五二四 書懷 廖行之
萊衣喜氣著青衫,世路從渠裂兩驂。試問虛名空斗北,何如榮養樂陔南。鄰牆飽聽新詩句,尊酒相從幾笑談。聞道秋郊足佳趣,好奇誰復似岑參。
4、全宋詩卷三○五二 又和感舊四首 劉克莊
老馬虺隤不服驂,纍然病起泛溪南。失侯我尚堪耘豆,出牧公方自種柑。畏壘屢豐愧桑楚,漢嘉雖小屈岑參。新年聞說茅柴賤,陌上逢人各半酣。 (四)

这里的“参”属于覃部 拟音can1(有些诗中骖作为韵脚出现 对比晋灼的拟音 也可以证明骖和参读音相同 况且骖字本以参为声符)

现在要解决的是王安石诗歌中”曾参”中“参”是读为shen1还是can1的问题 我举的例子都是宋人诗歌 其间反应的当然是一个音系 如果从总体看来 应该认定王安石诗歌中曾参的“参”读音应该也是can1 覃部和侵部在中古音系中相近 韵尾为m 属于闭口韵 不过分属于一等韵和三等韵 存在区别 不过诗歌押韵并不是要求韵母完全一样 可以放宽要求 (覃部和侵部在上古同属于侵部 本来就存在密切关系)

闯闯 2005-4-26 15:46 http://www.pkucn.com/archiver/?tid-31940.html

“参”是多音字,《汉语大字典》(湖北辞书出版社、四川辞书出版社出版)收了6个读音。一读“shēn”,为二十八宿之一;为人参、党参的总称,二读san,是叁的古体字。三读can,原指成三个的事物,后来引申为多种义,如参加、配合、参拜、比勘、研究、弹劾等。四读cen,为“参差”之“参”。五读can,为鼓曲名。六为san,是“糝”的别写。在生活中,以一、三、四为常见。
有意思的是,中国古代名人中,单名为“参”的有3位:曾参(春秋鲁国人,孔子学生。曾提出“吾日三省吾身”的修养方法) 曹参(汉初大臣。他跟随刘邦起义,被封为平阳侯。后继萧何为汉惠帝丞相);岑参(唐诗人,擅边塞诗),这三位的名字中的“参”读音是?
教育部语言文字研究所信箱主持人杜永道先生认为:这三个历史人物的名字都是“参”,都读为“shēn”。(“中国语言文字网”)

我们认为,杜先生的说法太武断了。对待古人名字读音的探究了查阅经典文献或字书、韵书外,还有两个办法:一是名字解诂。即依据“名为字表”的原则,通过人物的名与字的关系来推断。二是查看人物姓名出现在后世的韵文作品中的例子,通过韵脚所在韵部来推断。

我们先看第一种办法

曾参,字子舆,与晚于他的孟轲同。宋人高似孙在《子略》卷一“曾子”条:曾子者曾参……予读先太史《史记注七十二弟子传》参字子舆,晋灼读音“如宋昌骖乘之参”因并及之。高似孙的观点是——曾参之“参”通“骖”(独辕车所驾的三种马),念can;

曹参,字敬伯。“敬”是关键字,这“参”毫无疑问应是“下见上”的参拜之“参” ,念can。

岑参,其人资料缺乏,故很难从他本人身上得到有效信息。已故文史学者蒋逸雪先生认为“岑有高峻义,故连类相属,名参商之参”(王骧:《痛悼蒋逸雪前辈》,《镇江史志通讯》1985年),这种说法值得商榷。我们可以通过类比来进行推断,岑参以“参”为名,其前贤以此为名者——曾、曹,假定岑参取名是取效曾参的。笔者查到他曾祖文本、伯长清、父植,特别是兄岑况颇有文名。刘长卿写过五绝《曲阿对月别岑况、徐说》,杜甫诗赞曰;“岑参兄弟皆好奇”。岑参幼年丧父,由兄教养长大30岁,应举登进士第。与哥哥取名“况”(效法儒家荀况,或者“况”作“比况之况” 义)相联系,岑参之“参”(效法儒家曾参,或者参有“比勘、验证”义。《荀子》“参稽治乱通其度”)应该念can

再看第二种方法

《全唐诗》无“曾、曹”之“参”为韵的,现仅以北京大学古文献研究所编纂《全宋诗》(北京大学出版社)中作品为例:

一、“曾参”出现在韵脚上

王安石《次韵平甫喜唐公自契丹归》:留犁挠酒得戎心,并夹通欢岁月深。奉使由来须陆贾,离亲何必强曾参。燕人候望空瓯脱,胡马追随出蹛林。万里春风归正好,亦逢佳客想挥金。(《全宋诗》卷556)

王安石《初去临川》:东浮溪水渡长林,上坂回头一拊心。已觉省烦非仲叔,安能养志似曾参。忧伤遇事纷纷出,疾病乘虚亹亹侵。未有半分求自赎,恐填沟壑更沾襟。(卷562)

这里“参”和“侵”同韵,一般是读成shen。

二、“曹参”出现在韵脚上

苏 轼《再和二首》:置酒未逢休沐,便同越北燕南。且复歌呼相和,隔墙知是曹参。丹青已是前世,竹石时窥一斑。五字当还靖节,数行谁似高闲。(卷81)

苏 轼《次韵子由寄题孔平仲草庵》:逢人欲觅安心法,到处先为问道庵。卢子不须从若士,盖公当自过曹参。羡君美玉经三火,笑我枯桑困八蚕。犹喜大江同一味,故应千里共清甘。(卷804)
王安石《送江宁彭给事赴阙》:楚地怪须留汲黯,萧规疑欲付曹参。从来贵势公何慕,自是贤名上所贪。未信逸身今以老,且当忧国每如惔。论心邂逅胶投漆,搔首低徊雪满簪。镇抚未惊移岁月,追攀曾许赏烟岚。余欢遽隔新亭饯,宿惠难忘旧馆骖。(卷562)
刘 过《赠永嘉张相士》:青城游遍蜀中山,归看公卿饱已谙。桀骜稍能儿德祖,兴亡何阙百曹参。诸公富贵纸上语,满座风雷终日谈。我似北人君记取,偶然留滞在东南。(卷2703)

刘克庄《寿建宁太守》:官府升平戟卫严,退衙惟与客清谈。宽和却笑闽溪急,苦硬翻嫌建茗甘。南国只今歌召伯,汉庭早晚相曹参。情知金鼎催调燮,驿路梅开雪意酣。(卷3081)

朱继芳《庚戌寿意一先生》:江涵秋色碧潭潭,饮马胡儿不敢南。宥密老臣功第一,缉熙天子岁登三。身扶紫极星辰正,手拆黄封雨露甘。见说年来淮尾涨,汉庭可要百曹参。(卷3279 )

以上“参”属于覃部,读音应该为can。

三、“岑参”出现在韵脚上

孔平仲《子瞻子由各有寄题小庵诗却用元韵和呈》:二公俊轨皆千里,两首新诗寄一庵。大隠市朝希柱史,好奇兄弟有岑参。雪天冻坐痴于雀,雨夕春眠困若蚕。不是本来忘世味,便投闲寂亦难甘。(卷926)

洪 皓《戏用迈韵呈吴傅朋兼简梁宏父向巨原》:忧患二毛侵,目睫亦毵毵。篇什弃置久,遑暇阅龙龛。吴侯主诗盟,欲从靳如骖。古风风格老,叙事若绮谈。宦情既淡薄,世故应饱谙。置驿复郑庄,好奇过岑参。(卷1702 )

廖行之《书怀》:莱衣喜气着青衫,世路从渠裂两骖。试问虚名空斗北,何如荣养乐陔南。邻墙饱听新诗句,尊酒相从几笑谈。闻道秋郊足佳趣,好奇谁复似岑参。(卷2524)

刘克庄《又和感旧四首》:老马虺隤不服骖,累然病起泛溪南。失侯我尚堪耘豆,出牧公方自种柑。畏垒屡丰愧桑楚,汉嘉虽小屈岑参。新年闻说茅柴贱,陌上逢人各半酣。(卷3052)

以上“参”属于覃部,应该读can。

上文分按人物分3批举的例子都是宋诗,作者也大都是南方人,其间反映的肯定是一个音系,我们如从总体看来应该认定王安石诗中曾参的“参”读音也是can,理由是“覃部”“侵部”在中古音系中相近,韵尾为m,属于闭口韵,分属一等韵和三等韵。古代诗歌押韵并不是要求韵母完全一样,有时亦可放宽要求,如“覃部”“侵部”在上古原为1部(侵部),本来就存在密切关系。

综上所述,曾参、曹参、岑参三人名字中的“参”普通话读音应该是can为妥

【作者: 白衣殷原】【访问统计:939】【2005年09月19日 星期一 20:24】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胡德杰读书笔记 » 岑参的“参”字读音的一些看法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